陈爱美老师二三事记叙文

2019-03-27作者:推荐访问:记叙文 小学生作文

  在陕西电视台众多的主持人中,陈爱美老师无疑是知名度最高、最受三秦大地群众喜爱的电视名人。我与陈老师的交往缘于电视秦腔艺术事业。

  2002年冬季,阎良电视台举办首届“皇冠杯”电视秦腔大赛,消息发布后群众热情高涨,报名的戏迷非常多,经过初选仍有八十多人要进行预赛。记得那年冬季特别冷,几个场次的预赛在阎良铁路剧院,偌大的剧院里没有任何取暖设施,参赛演员和工作人员都冷得直打哆嗦。

  决赛时,为了同时奉献给阎良群众一场精彩的秦腔演出,我们精心策划,晚会的节目除了进入决赛演员的精彩唱段以外,还邀请了在西北地区著名的雷开元、马友仙、焦润霞以及张新尚夫妇等国家一级演员助兴,并兼做评委;提前约定邀请陈爱美老师主持,尽管年末她的工作千头万绪,由于是家乡的事情就愉快的答应了,还给我们提了许多好的建议。

  临近决赛的当天下午,电视台安排司机去接陈老师,当时陈老师重感冒,忙完了省台的事儿,她自己就近在一家诊所打点滴。车到阎良后陈老师让司机直接把车开到铁路以北的徐家村,陈老师在亲戚家的大门外,放下车窗玻璃,接过她姐姐递过来的一碗中药就在车上喝了。原来,为了不影响晚上的活动,她早已安排亲戚熬好了中药。这事虽然我是后来才知道的,但凡是听说了这件事的同志都无不为之感动。我常常在想,这事要换了哪些在大衙门里呆惯了的、从来不把基层的活动放在心上的、稍有名气就觉得了不起的所谓的“名人”,肯定是不会来的;更何况还有“身体不适”这天大的理由。

  为了使陈老师换装、就餐暖和一些,尽管就她一人,我们还是安排在润天酒店。穿过酒店二楼及就餐大厅,坐在靠墙的小桌旁;陈老师是省电视台的新闻主播,自然非常惹眼、关注、甚至低声私语,然而陈老师显得平静,自然,没有任何“名角”的挺胸的架子和目空一切的傲气。反复征得陈老师的意见,她只要了一盘醋溜土豆丝和一小碗汤面条;不知是赶时间上装、还是没有食欲、抑或是不和口味,她几乎就没有吃几口,就来到区委礼堂登台主持了。那台晚会,由于有陈老师的主持调度,台上台下互动,比赛悬念迭出;而且刚组成的区级新班子成员几乎无一缺席的都到了,现场座无虚席,气氛热烈,演出非常成功,我们很受鼓舞。

  首届秦腔大赛虽然已经时过多年,但是陈老师支持家乡广播电视和秦腔艺术事业的一幕幕感人场景令人难以忘怀,特别是陈老师透过车窗接过姐姐递来的一碗中药的那一幕,经常萦绕在我的眼前,感人至深,催人泪下。

  “我是阎良的女儿。”这是陈老师每次回到家乡主持节目登台亮相时叫的最为响亮的一句话。她把“阎良”念得很重,她把阎良看得也很重;因为阎良是生她养她的热土。

  2009年元月,阎良电视台举办第二届“四方杯”秦腔大赛,决赛那天晚上,我们又请了陈老师回来主持决赛晚会,她登台伊始就自我介绍说:我是阎良土生土长的节目主持人——爱美!“土生土长”,又直呼其名,一下子让西飞俱乐部里座无虚席的近八百观众倍感亲切。

  陈老师主持节目轻松灵活,声情并茂;她不拘泥于照本宣科式的生硬主持,喜欢把自己融于生活、置身观众,而把观众“搬上”舞台,从而使整个剧场洋溢着热烈而轻松的气氛,弥漫着浓浓的乡情亲情。在演出期间,她常常会把观看演出的主要领导戏剧性地介绍给大家,甚至还点领导给大家即兴表演节目,记得有一年“八一文艺汇演”,她就点了时任书记和区长即兴演唱,赢得满堂喝彩;关于这一点,在有一次主持省直机关的联欢晚会时,她还指名道姓地点过省长给大家表演节目。

  艺术本来就是令人轻松愉悦的行为。陈爱美老师主持节目自然率意,常常把自己融入观众,把台上台下融为一体;她不是在主持,而是在与观众对话;观众不仅在看戏,也在演戏,演的就是自己日新月异的幸福生活,脸上洋溢的是情不自禁的喜悦心情。

  阎良的山东人多,陈老师祖上也是山东人,世代生活在三秦大地,天长日久,耳濡目染,喜欢秦腔和唱秦腔的山东籍群众也不少;有时她会在台上说几句山东话,盛赞山东人的勤劳以及对阎良发展作出的巨大贡献,使大家在轻松愉悦中有话家常的感觉。

  2008年3月间,全省一年一度的“三下乡”活动在阎良关山镇西关广场,其时陈老师随陕西人民广播电台一栏目组下乡,与群众零距离沟通。当陈爱美老师与其他几位主持人刚一露面,就被热情的群众围了个水泄不通,情急之下,陈老师与搭档们站到用来宣传咨询的小课桌上,没想到周围的群众听到经常在电视里看到、广播里听到的陈爱美真人露相,一下子围了过来,不仅把省广播电视局的领导和要员们无可奈何地被挤在了一边,就连百米之外正在演出的舞台前也冷了场,陈爱美老师在父老乡亲中的人气由此可见一般。

  “我是阎良的女儿。”我相信这句话发自陈爱美老师的心声。记得有一次还是回阎良主持节目,那段时间一首《常回家看看》唱红了全国,陈老师还动情地为家乡的父老乡亲演唱了这首来自心底的歌,乡情、亲情、儿女情声情并茂。

  大约是2008年秋季的一天,我们约了陈老师商量办节目的事,恰好这一天她到龄退休,我们就借机请她吃饭,进的是快餐店,吃的也很简单,也不知算是庆贺还是安慰。广播电视行业也算是一个亮丽的职业,更不用说是在省台,而且又是收视率级高的新闻栏目主播;可今天就要离开这与人生相伴三十多年的舞台,一般人是难以割舍的,然而陈老师并没有流露出一丝的落寞和三十年漫漫心路历程积劳的疲惫,她依然轻松自如,激情四溢。尽管如此,当时我还是努力地寻找哪些能够给人以安慰的语言,我自知智商低下,特别是缺少逢迎安慰的知心话语,更何况嘴唇较厚,天生的笨嘴巴;就在此时,陈老师的一句话,不仅让我苦思冥想的局促心情得到缓释,而且我原本想说的那些话显得黯然失色。“退休只是一个人职业的终结,可是我热爱的事业才刚刚开始。”她告别了人生历程中一个辉煌的阶段,又站在了自己矢志追求的事业的新起点,难怪我没有从她的面部看到那种异样的表情。这是多么博大的胸怀、多么崇高的境界啊。

  这是我想起了一些人,在位时前呼后拥,呼风唤雨,颐指气使,习惯了大众场合的威威乎高坐,华庭盛宴的觥筹交错,逢年过节的门庭若市;可是退职前后却情绪黯然,退休以后难以适应巨大的“落差”,心理失衡,甚至不知今后该如何生活,更甚而至之一病不起……这是为什么,道理很简单,因为做官有大限,而事业无止境,有的人就是把自己的人生观定位在当官做老爷上,既如此“黯然伤神”也就不足为怪了。与陈爱美老师比起来,这些该是多么的渺小。

作文投稿
相关的记叙文大全

记叙文最新更新

记叙文点击排行榜